破茧成蝶:镜头里和镜头外的新生——访《蝴蝶 蝴蝶》国家级大创项目团队

时间:2019-03-14 11:08:26 来源: 点击数:

纪录片《蝴蝶蝴蝶》被立项为学校国家级大创项目,全名为“《蝴蝶蝴蝶》——凯里市强制戒毒所解戒人员跟踪记录”。团队成员邓沛如、顾媛媛、屈小越和陆怡宇四人皆来自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16级广播电视学专业,她们兼任着纪录片项目的导演、摄像、后期制作等多项工作,在漫长的拍摄周期里持续跟进着两位主人公。

从确定选题到中期答辩,花了322天;中期答辩的样片,改了六、七版;半年多的拍摄行程留下了1105GB的素材……目前该纪录片正在紧张的制作中,在大创项目结辩的时候将出成片,但队长邓沛如坚定地说:“项目虽然结束了,我们的拍摄还会继续跟进。”

吐丝:万事开头难

团队之前选择的拍摄地点是贵州省女子强制戒毒所。第一次到戒毒所时,除了对这里的环境感到好奇,最引人注目的是女所门口的标志——一只画有蝴蝶的眼睛。戒毒所所长告诉项目组成员,这个标志意义在于提醒戒毒所要善于发现学员身上的美和闪光点,鼓励她们永远不失希望,最终破茧成蝶重获新生。

在综合考虑现实意义和戒毒所方面能提供的帮助后,项目团队终于确定了选题——记录解戒人员的生活,然而,拍摄地点却一波三折,期间作了几次辗转,团队将目标最终锁定在成员顾媛媛和陆怡宇的家乡凯里市。经过不懈努力,她们成功获得了规模较小的凯里市强制隔离戒毒所的支持,并且得到了进入所内的机会,长期和学员进行沟通交流。

所内共有女性学员一百多人,但拍摄组寻找的,则是具有故事点和鲜明特点,并且愿意配合拍摄纪录片的“主人公”。

但是这样的“主人公”寻找起来并不容易。很多学员顾虑重重,既害怕自己吸毒的事情被大众所知,又担心跟踪拍摄会影响到自己的日常生活;一方面自卑,一方面又渴望着他人的理解……这些矛盾,无疑给拍摄团队的工作造成了重重阻力。如何找到合适的拍摄对象成了她们的当务之急。

2018年的暑假,整整两个月,顾媛媛和陆怡宇都泡在凯里市强制隔离戒毒所里。顾媛媛告诉我们,她到现在还记得第一次进入戒毒所康复劳动车间的心情,被她和陆怡宇称为“走过最尴尬的一段路”。在那个坐满戒毒学员的车间里,她们被所有人盯着看,却没有一个人愿意接受采访。学员对警官带领的拍摄团队明显有很大的排斥心理,整整一个上午,她们都处于“无人问津”的状态。但顾媛媛还是决定打破尴尬,主动去和戒毒学员聊天。她会详细地向路过的每个人进行自我介绍,说明来意,以此来消除学员们的顾虑,但她二人又不能随意走动打扰学员的康复活动,因此前期进度十分缓慢。最终,拍摄团队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改善解戒人员对她们的看法,认识了二三十位学员。

在深入交流之后,她们从很多学员口中听到了一个相同的名字:龙姐。她是解戒所里的“三好学生”,勤奋、努力,积极配合康复劳动,这样的特质无形之中吸引了拍摄团队的注意,在经过进一步的交流后,龙姐成为了纪录片的第一位主人公。而另一位主角老桥则是与龙姐截然相反的性格,一边向家人发誓不再复吸毒品,一边仍然与药友保持着联系。

用了五个月的时间,团队成员们终于艰难地迈出了第一步——敲定拍摄对象。

蜕变:直面困难

解决了这一大难题,接下来对拍摄团队来说“好像没有什么难事儿了,一切进行得都很顺利。”

半夜接到戒毒所的拍摄通知,团队就一刻不停地收拾行李搭上四川到贵州的列车;夏天在凯里遇上暴雨,成员们也必须去远在城外的戒毒所进行拍摄;摄像机需要时刻待命,哪怕在路上走着,遇到龙姐吐露心声就要马上举起相机开拍……如此种种,提起这些邓沛如和顾媛媛都是笑着回答“这些我们都习惯了,行动上的困难算不得什么,反正都过去了啊。”

最让拍摄团队为难的,是和两位拍摄对象的关系。“我们常常在想,拍摄行为是否会打扰到她们的正常生活,是否会改变主人公原本的生活轨迹,这样还是客观真实的纪录片吗?”这些问题贯穿着拍摄工作的始终,团队成员们也一直在谨慎地寻找平衡点。

“龙姐和老桥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我们就需要有不一样的交流和拍摄方式。”顾媛媛说,“这个问题,直到现在我们都十分注意。”团队成员在拍摄过程中要时刻保持神经紧绷,每一句话甚至每个动作眼神都要仔细斟酌,不仅要想办法让拍摄对象真实地表达,还要顾及她们敏感的内心。

另一方面,为确保项目的合法性,针对主人公需要配合完成全部拍摄,以及影片最终的归属权和播放权等问题,拍摄团队在律师的协助下,与两位拍摄对象签订了规范详尽的拍摄合同。

“当时很多人都不看好我们,觉得我们做不到。”邓沛如说,“但是我们做到了。”

“在接触解戒人员之前,其实我们心里还是很忐忑的。”

“但事实是,解戒所内的她们和外界的描述有很大不同。”邓沛如描述道,“我见到的是她们开心地学习跳舞,和朋友家人说笑打闹,和警官相处其乐融融的温馨场景,出所后的解戒人员也跟普通人没有什么不同。”很多干警领导都真心希望她们能早日挣脱毒品的束缚,成为广阔蓝天下飞舞的蝴蝶。

“要纠正一点,她们不是犯人,是病人。”顾媛媛很认真地告诉我们。

“我们希望用纪录片的方式打开大众认识戒毒人员的窗口。”这也是《蝴蝶蝴蝶》纪录片拍摄的初衷之一,她们想通过自己真实的拍摄和接触打破大众对吸毒人员的刻板印象。

破茧:用镜头记录破除偏见

在拍摄中,团队只对“主人公”提出了一个要求——自然,尽量让拍摄对象在镜头前展现出最自然的生活状态,而不是像演员似的在镜头前“表演”。“所以我们就算不开摄像机电源,也拿镜头对着她们,以此让她们适应镜头和我们的存在。”时间久了,两位拍摄对象就习惯了镜头,和刚开始拘谨的样子截然不同。

“和她们的相处中,让我更加理解戒毒人员内心的感受,也增加了对边缘群体的关注,”邓沛如说,“我还会时刻告诉自己,不要轻易评价任何人,要用心观察众多刻板印象和标签之下的真正模样。”

“没接触她们之前,我们可能会给她们贴上堕落、黑暗的标签。”顾媛媛又接着说道,“但现在,我们只想呈现最原本的样子,哪怕曾经身处黑暗的人,也有重新寻找光明的权利。”

随着拍摄时间的增长,团队与拍摄对象的关系越来越熟稔,两位主人公对她们的信任感也逐步增强,更加愿意在镜头前分享自己的故事。性格较为内敛的龙姐,会在饭局上以2倍的语速背一篇小学语文课文,来证明自己的记忆力真的很好,曾是父母的骄傲。只是现在,因为龙姐多次复吸毒品,让她的家人十分失望,和龙姐的关系变得很僵。与龙姐的境况不同,老桥和家人的关系很好。为庆祝她出所,她的老公还亲自杀了只鸡,用自家酿的米酒和手工做的糍粑招待拍摄团队,为老桥庆祝。

对于老桥和龙姐来说,团队成员的身份也从“拍摄人员”变成了可以交心的朋友,同时还是目睹她们挣脱束缚、化茧成蝶的见证者。

这次出所后的龙姐,下定决心痛改前非,因为她不想让家人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不想让自己往后的人生都深陷泥潭。如今的她正在一家房产公司做销售,当和团队成员们聊起近况时,龙姐兴奋地告诉她们:“最近的业绩不错,卖出去好几套房呢!”一份稳定的正式工作,一直陪在身边不离不弃的男朋友,平静又充实的日常生活,这些都是让龙姐开始新生活的动力。“我想要好好过日子。”龙姐对成员们真心地说道。在经历了一场漫长又艰辛的破茧过程后,走出解戒所的她,终于化茧成蝶飞向了她的新生活。

纪录片从立项到现在,已经过去九个月了,而邓沛如说,纪录片的拍摄还要一直进行下去,“我们想要一个结果,想看看她们最终到底生活得如何,可能会拍到龙姐结婚生孩子,过上一种正常、幸福的生活吧!”

【供稿单位:新闻中心 作者:何怡霏 马洁 杨胜婷 吴俊杰 来源:西南民族大学报 责编:李宗莲 丁倩】

敬请关注!
国家民委官方微信
国家民委官方微信
西南民族大学官方微信
西南民族大学官方微信
西南民族大学官方微博
西南民族大学官方微博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最新新闻

Copyright 2013-2014 西南民族大学新闻中心版权所有,转载、摘编请注明出处!

联系电话:028-85708700  航空港校区地址:双流县航空港开发区大件路文星段168号(610225)
联系电话:028-85522591  武侯校区地址:       四川省成都市一环路南四段(610041)

今天访问 次,
本月访问 次,
总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