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技术链支撑和延伸青藏高原产业链——青藏高原研究院院长王永访谈

时间:2014-01-02 10:25:07 来源:kangkunquan 点击数:


           用技术链支撑和延伸青藏高原产业链
           ——青藏高原研究院院长王永访谈
  
               文/周爱明
  
  2013年 5月 17日上午,我们顶着大雪,从红原县城出发,前往若尔盖县西部的辖曼种羊场。路上几乎不见一人,只有成群的牦牛悠闲地在雪原上啃食,显示出高原主人的气派。路面坑洼不平,年轻的扎西师傅就像在游乐场玩碰碰车,尽量避开一个个水坑,越野车时时颠来跳去,溅起的泥水迎向漫天飞舞的白雪……我们在十点半到达种羊场。半小时后,一个人裹风带雪冲进屋,立刻伸出手,“欢迎欢迎!你们是西南民大的啊!去年王校给我们建监控,打耳标,我们好喜欢……”。
  辖曼种羊场宋定彬书记嘴里的王校,就是西南民族大学副校长、青藏高原研究院院长王永。这位“动物遗传育种与繁殖”教授、四川省有突出贡献的优秀专家,大家私下里称他为“王山羊”。
  
                简州大耳羊
  
  “王山羊”其实并非王永的专利,学校还有另一位“王山羊”王杰,两人都以藏羊、山羊为研究对象,尤其在山羊研究方面,都卓有成果,因而都被冠此美誉,以大小区分,王杰教授已然退休,王永自然是小“王山羊”了。
  长期以来,国家一直从国外进口肉用绵羊、山羊种羊。宋定彬书记说,1958年,国家用黄金从澳大利亚、新西兰置换回一批美利奴绵羊,建立起辖曼羊场,希望生产优质羊毛;至于肉用山羊,在国内一直都是进口的波尔山羊独领天下。
  “动物遗传育种与繁殖学”博士王永决心改变国内肉用山羊种羊主要靠引进这种状况。
  1998年,在简阳市政府支持下,王永博士带领他的科研团队,开始了“简州大耳羊”新品种的选育培育。他们用国外的努比山羊和简阳本地山羊进行基因组合杂交,然后采用群体继代选育方法,进行横交固定和世代选育。科研团队对种羊的选择苛刻而繁琐,相貌、体重、体高、胸围、管围、耳朵、毛色等任何一项不合标准,立刻淘汰出局。其中,尤其注重羊的耳形、耳长。断奶后的小羊,耳朵必须长达18厘米、宽达8厘米。“成功晋级”后,王永团队就为小羊们做记录、戴耳标。这些耳标就是小羊的“身份证”,父本母系在耳标上都有详细记录。
  为了能够让大耳羊优良基因稳定代代相传,王永团队采用“常规育种加现代生物育种”相结合方式。通过生产性能测定与选择后挑选出的优秀种羊,要继续进行群体遗传结构分析和繁育体系建设,并对其具有的重要性状分子标记和候选基因进行筛选,期间,他们记录下1万多张种羊卡片,40多万个实验数据,还研究出饲养管理、繁殖、疫病防控等系列配套技术,特别是研制出山羊支原体肺炎的有效防治措施和疫苗。这些为养殖户提供了便利和保障。
  2011年,“简州大耳羊”通过国家性能测定站的新品种性能测定;2012年,通过国家畜禽遗传资源委员会羊专业委员的现场审定;2013年,通过国家畜禽遗传资源委员会最终审定。“简州大耳羊”在主要性能上都超过国内外同类山羊品种,成为我国第二个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综合生产性能国际领先的国家级肉用山羊新品种。
  简州大耳羊生长发育快、肉用性能好、繁殖力强、耐粗饲,特别适合我国南方亚热带气候。其繁殖性能,“简州大耳羊繁殖率是 240%多,南江黄羊是200%,波尔山羊是 190%,以前波尔山羊引入地几乎覆盖了我们中国,每年要花的外汇多得很,现在简州大耳羊完全可以逐步取代它,打破了国外对我们的垄断!”王永开心地说。
  其实,最令他开心的,是他和团队“完全从生产中来,到生产中去”的产学研模式。项目合作单位中,既有西南民大、四川农大,有四川省畜科院,也有四川省畜牧总站、简阳市畜牧食品局,还有简阳大哥大牧业有限公司等,这样的“高校+科研院所+推广单位+企业”结合模式,不仅有利于取得成果,更利于成果的应用和推广。“科研成果的最终目的是转化成经济效益。要健全新品种的推广体系,组建产业化模式,让生产直接与区域经济发展相结合。产业链前端基础研究是培育国家新品种,中端以标准战略和专利战略,制定和申请了一系列标准和专利;后端是深加工,我们拥有亚洲最先进的山羊肉深加工生产线,目前已开发 3大类 12个新产品。我们有 2个原种场,5个扩繁场,涉及到20个专业合作社,4000多家农户!目前累计推广种羊 754000只,新增社会生产总值 15亿元。”在王永眼里,实现系列产业化的关键就是用技术链来支撑和延长产业链的。
  深受简州大耳羊之惠的简阳市人,编出并唱起一首新民谣:
  
  天府(那个)牧羊人,挑战(那个)风和浪。
  辐射大南北!拓展新北疆!
  南北(那个)都夸,大(呀嘛)大耳羊。
  一个品种响又亮,三阳开泰奔小康。


              用简单的科技造福牧民
  
  2009年,青藏高原生态保护与畜牧业高科技创新实践研发基地在阿坝州红原县正式动工,王永被任命为主任。2011年 7月,一期工程完工,青藏高原研究院成立后,王永被任命为院长。
  高原畜牧业是青藏高原研究院首要关注的对象。“青藏高原的保护是最主要的,以畜牧业来说,为了保护生态,要减畜,要降低草原载畜量,但这跟牧民增收相矛盾。”王永说,“按照国家的思路,整体上要减畜但同时牧民要增效,怎么做?减少种群数量,提高种群质量,用科学方法,加快出栏,加快周转,提高质量,采用并推广一些实用技术,就可以收到很好的效果。”
  上世纪 80年代后,牲畜、草场归户,牧民们在自家草场上放牧,牲畜近亲繁殖,十多年过去,不仅个体变小,生产性能降低,抗病能力也降低。
  “新中国成立 60多年了,实际上,大部分牧民还是逐水草而居,靠天养畜,青藏高原上环境恶劣、冷季气候极其寒冷,牲畜因此掉膘 30%。你们有没有在路边看到一些蓝色屋顶的房子?这是我们为牦牛、藏绵羊设计的过冬暖棚。可别小看这个暖棚,它让牲畜在严冬里有个遮风蔽雪的地方,在高原上,冬天下雪尤其是雪很厚、雪灾很严重的时候能起大作用,这是一个非常简单、非常有用的技术。”王永说。
  “种畜退化有很多原因,一个是跟现在种畜的选育方式有关,近亲繁殖很严重。如果乡与乡之间进行种牛、种羊交换,就可以避免近亲繁殖。一个是与牧民们的销售方式有关。经常是买主把最大最好的牛羊都给挑走了,剩下的老弱瘦病,有可能经受不住冬天的严寒,更不适宜繁育后代。如果我们能给牧民们一些培训,教他们在快到冬天前,把那些过不了冬的老弱牛羊,短期育肥后卖掉,把最好的留下来,畜群就良性循环了!还有一个就是补饲,过冬前先把畜群需要的饲草储备好,等雪灾来了,半个月一个月的雪灾,每天给畜群补充一些青干草,就可以保证它的存活率。这些都只是一些很简单的方法,并没有多高的技术含量,却可使牦牛、藏绵羊的冬季掉膘减少 10%以上,出栏率提高 30%以上。这对于牧民来说,经济上收益不小,同时思想观念也开始转变,向着科学养殖转变。”
  
           联养合作社与“三生”技术示范
  
  畜牧业高科技创新,是王永的目标,更是青藏高原研究院的目标。研究院集合国内畜、草、加工等各行专家,与红原县政府及各职能部门紧密合作,将科技转化为一些简单实用的措施,为牧民们示范,进而改善川西北高寒牧区的生产、生态状况。
  红原县县长是个科技迷,他在安曲乡发动一些亲戚、或者关系好的、草场近的牧户,联合养殖。“就是几家草地一起用,牛羊一起放,上万、几万亩草地、牧场呀,今天你家出人放牧,明天我家放,这样联养,人工成本降低,草场自然休养,牲畜吃到更多样性的牧草,营养丰富,种群质量明显提高。县长又把我们请去,一起合作,给牲畜免费注射疫苗,疾病防治,选择种畜,等等,牧户们更高兴了。我们两家一起,对联养户的牲畜、畜产品实行统一销售,结果,联养户当年效益基本翻一番!”王永眉目飞扬,意气风发,“趁热打铁,在安曲乡哈拉玛村,研究院与县委、县政府各部门合作,开展全定居条件下的人、草、畜平衡新模式试点,即在牧民自愿、合理的条件下,以联养户为单位,通过协商自愿的方式置换草场,使联户内的一部分牧民在冬春草场定居,另一部分牧民在夏秋草场定居,初步摆脱传统纯游牧方式,便于放牧管理,降低放牧成本,减轻草地压力。这个试点‘以草定畜’、‘以人定畜’,如果
  成功,就可以扩及整个川西北,为我们的国家科技支撑计划课题提供示范。”
  这个课题全称“川西北牧区生产生态生活优化保障关键技术集成与示范”,总经费1051万元,内容包括创新、集成高寒草原饲草饲料开发利用、放牧生态系统退化防治、牛羊高效生产中的优良品种选育、优质基因资源组合利用、育肥、冬季补饲、饲养管理、疾病防治以及牦牛肉加工利用等关键技术,构建“技术创新-养殖-加工-销售-生态环境保护”技术模式,支撑和延伸牛、羊“产-加-销”和“生态环境保护”产业链,促进川西北高寒牧区生产、生态的良性循环。“等到项目完成,它的示范意义,它对川西北地区的影响,对国家战略发展的意义,都将是不可估量的。”王永说。
  
            最好吃的羊肉招待西南民大人
  
  这些年里,青藏高原研究院借国家生态补偿长效机制的东风,合国内顶级专家团队之力,送技术到牧户,送牲畜良种到牧户,送植物良种到农户,实实在在地为川西北人民创收增收,受到当地人民的热诚欢迎和真心爱戴。我们所到之处,充分感受到这种信赖和支持。
  5月16日,我们在青藏高原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李键教授、生科院汤承教授等陪同下,到哈拉玛村去看研究院与四川省草原科学院合作开展的“传统食品加工提升改造”项目,汤承教授时时停车,原来是当地牧民因为畜病向他求助;到达村里,泽布丹主任满面笑容,领着我们从项目点到牧户,一处一处察看,一户一户地为汤承教授采集酸奶标本,他操着不太熟练的汉语,告诉我合作社里的牧户全都是自愿:“我们相信李老师、汤老师、刘老师(省草科院专家),我也是西南民族大学的学生(实用技术培训班学员),老师们教给我们加工酸奶的好法子,我们就能做出世界上最好的酸奶了。你们一定要多吃啊!
  我给你们送到北京去!北京我去过,还想再去!”
  牧民加嘎是我在村委会会场外遇到的,他是村民们选出来的、今后合作社的拖拉机手。我问他,“你不怕赚不到钱吗?”他笑笑,“李老师不会骗我们!”
  2012年,继多年的支持与合作后,王永代表学校,为辖曼种羊场无偿援建50多万元的监控系统,为每只种羊都打上耳标,进行跟踪养殖和科学培育。宋书记见到我们,立刻感叹:“我们辖曼种羊场的名气好大哟,连北京的记者都来采访了!这都是托西南民族大学的福啊!”他向我们演示25元一只的羊耳标以及跟踪器的使用和先进性,又不顾漫天大雪,在零下七八度的低温里,带着我们去追赶那些种公羊和种母羊,还有那只牧民捉到,场部花费10000元买来的野生绵羊……他说,“民大的老师来了,再忙也要接待!他们是真心为我们好!为牧民好!我们要用最好吃的羊肉招待你们!”

                    (来源:《中国西藏》2013年4期)









敬请关注!
国家民委官方微信
国家民委官方微信
西南民族大学官方微信
西南民族大学官方微信
西南民族大学官方微博
西南民族大学官方微博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最新新闻

Copyright 2013-2014 西南民族大学新闻中心版权所有,转载、摘编请注明出处!

联系电话:028-85708700  航空港校区地址:双流县航空港开发区大件路文星段168号(610225)
联系电话:028-85522591  武侯校区地址:       四川省成都市一环路南四段(610041)

今天访问 次,
本月访问 次,
总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