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想做同一件事

时间:2014-01-02 10:28:08 来源:kangkunquan 点击数:



               我们想做同一件事
  
                 文/艾米
  
  刘圆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养生专家。餐桌上,除了茶水,她不喝酒,不喝饮料,吃菜必先蔬
  菜,后荤菜。问她专业,果然学医;再向她讨教拒酒的法子,她只说了两个字:“坚持”。
  待到我们从红原、若尔盖回到松潘,刘圆带着两个研究生和新荷花有限公司川贝母基地的副总吕强在川主寺等候,随即将我们领到基地。本来由吕强主讲,她却时时打断,介绍她们共同的“宝贝”:暗紫贝母、瓦布贝母、大黄、羌活……她性子之急、脑子之快、说话之快,令我猜想她走路、办事一定更快。当我们终于有机会单独坐下来,聊她自己时,她的自信、爽朗、热情洋溢、精力充沛,还有她丰硕的成果,都令我钦佩不已。正如她的老师、朋友们爱说的:“这死鬼,幸福指数超高,正能量满满。”
  
               我爱民族医药学
  
  2002年,刘圆获得成都中医药大学中药学专业博士学位。西南民族大学试行“人才引进”,在当年招进的238人中,她是唯一引进博士。带着3个月大的女儿,她一面做两个班的班主任,一面做研究,一年时间里,《奶芎和山种草与川芎的薄层色谱比较》等十来篇论文发表,2003年被破格评为副教授,开创博士毕业一年在学校评上副教授的先例。这年,她35岁。
  同年,刘圆开始教学,讲授《药用植物》和《中医药学》。“我特别喜欢当老师,站在讲台上的那种感觉特别好,你可以把你知道的所有东西都教给学生,他们不一定全部理解,但你的热情,你对讲授内容的热爱,会感染到他们,甚至引领他们走上研究道路。这是当老师最大的满足和成就!”
  这两门课按照学科和课程需要,学生必须会鉴定药材。刘圆不满足于课堂,直接找校长 “钦批”了 3万元,用校车载着 2001级制药工程专业的100多名学生,到峨眉山野外实习。
  “到森林里,哇噻!大家立刻活过来,跟猴子一样,东窜西跳。我把学生们分成十人一组,每组配个老师,老师把路上的药用植物介绍给学生,让他们全面认识这些植物的特征和药性。这样直观地教学,比我在课堂上讲那些理论,学生收益大得多,也正因为这样,学生觉得我这门课程非常有意义。”
  2005年,刘圆获得学校“教学质量一等奖”。在西南民大的“评师网”上,有同学对刘圆的“药用植物学”评价说,“我觉得老师不是上课不点名,考试不挂科就是好老师,最重要的是老师不用点名,学生都到齐了,这样的课同学们怎么会挂科!刘圆是个好老师!”说她的课“很有感染力,课堂气氛很活跃”;称赞她“谦虚求学,真心对待学生”。
  学生对老师和课程的热爱,为刘圆热爱的民族医药事业锦上添花。2005年,通过在全国各地药材市场购买、发动各民族同学在当地收集民间药材、带领学生到峨眉山野外实习时自采等方式,刘圆收集到 800余份药材标本 ,建成西南民族大学第一个民族药及中药标本中心。这个中心立刻投入到 2001-2004级制药工程本科专业、2004级药物制剂本科专业学生的教学与实验中,逐步在教师的科研、学生的毕业论文设计等方面发挥作用,也成为学校向各级领导、专家展览的成果之一。
  西南民大化学与环境学院已有11年的制药工程、9年药物制剂本科、6年中药学本科和 9年民族药物方向硕士研究生层次的办学经历,拥有 14名中药学与药学博士和1名硕士,民族医药师资队伍和人才队伍梯队建设日趋完善。
  “我爱民族医药,把它当成事业去做,”刘圆说。她主持的四川省教育厅教育教学改革重点项目“民族药物学本科教学的课程建设、教学手段改革及实施”获四川省教育厅教育教学
  成果三等奖;参与的国家科技部重点项目“川产地道药材川芎规范化种植的研究”获四川省科技进步三等奖。我在“中国知网”中外文文献库中输入“刘圆”,瞬间导出 989条结果,其中,60%以上是刘圆及其团队关于民族药及中药品种、质量、资源与新药开发研究的成果;再从百度输入“西南民族大学 +刘圆”,获得 4170个结果,90%以上是她及其团队关于民族药和中药的科研成果,余下的是她和团队为民族医药奔忙的动态。
  
               我们共同的事业
  
  2004年,刘圆进入四川大学华西药学院生药学博士后站,2007年出站。因为她的峨眉山教学实践,让领导看到了她为学生和学科着想,真抓实干的劲头,就想让她去教务处当科长。她的竞职演说,获得 29位评委中 28人认同。于是,她干起科长,在教务处领导的指导和支持下,掀起西南民大各院系课外实习高潮。
  “只要需要,比如艺术学院,要去外面写生、跳舞、办晚会,要多少钱给多少钱,他们可高兴了!我知道一线老师是怎么想的,撇开那些安全因素,他的学生需要实习,那就去实习,签个风险承担书嘛!按照正常教学、加强安全管理是不会出事的,比如我带学生去峨眉山。”
  2008年,刘圆被评为教授。2009年,她被任命为化学与环境保护工程学院副院长。同年,她公派到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医学院访学一年。回国后,除搞科研、带研究生,她做得最投入的,是藏、羌、彝药学的工作。
  “对羌族和彝族医药做推广,我们不求任何回报。我和我的团队,们,还有我的研究生,加上学校、阿坝州藏医院、羌医院、彝医院,我们一起合作,把民族医药文化推向全国。我们帮他们到省和国务院有关 部门去呼吁申请,告诉他们我们这里有羌族,需要发展;我们这里有彝族,需要发展。藏医药有非常成熟的理论体系、人才培养体系、医疗技术和医院建设。因此,现在的目标是做彝药学”
  刘圆和她的团队对民族医药的真诚热爱和推广,得到川西北彝族、羌族的深切认同。有个彝族院长,也是国际上非常有名的彝族诗人,就成为刘圆的坚定支持者。他说,“虽然我不懂我们彝族医药,但刘圆要做的这件事,对我们整个民族来说,是一个划时代的里程碑。我支持她!”刘圆填报课题,陪他跑国家中医药局、国家民委。院长是负责人,彝族老医生第二,医学博士第三,她自己排第四。院长意想不到,推说:“刘老师,还是挂你第一吧?”刘圆说,“只有你负责才名正言顺。你是彝族,会讲彝话,懂彝族文化;我懂药,却不懂彝语,我只有热心,有这个热情去帮你。这是我们共同的事业,我要把我的后半生献给彝族人民。”
  
             我们想做同一件事情

  2011年 8月 6日,刘圆被授予首届“四川省卫生厅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称号。
  一次,刘圆参加新荷花公司某个项目评审,轮到她这个医药专家发言,除了项目,她侃侃而谈青藏高原上的药用植物,其专业、“道地”、精辟立刻折服与会专家,也引起新荷花老总江云的莫大兴趣。原来,这位董事长毕业于华西医科大学,是国内少有的科班出身的药业老总。两人一拍即合,当即讨论起合作方式和项目。
  评审会后,刘圆请王永、曾明两位副校长和医药学博士们,前往新荷花公司实地考察;随后,新荷花到西南民大考察。双方很快商定,以学校和公司为单位开展合作,在新荷花建于松潘的川贝母基地,学校负责技术和科研,公司负责种植和推广。
  以大黄为例,经过研究,老师们发现唐古特大黄品质最好,尤以松潘所产为最。新荷花向阿坝州政府寻求支持,当时正处于汶川大地震后的恢复期,国家对当地农牧民有补贴。州政府认为,与其直接发钱,不如有个项目,让农户们直接持续创收。这样,大黄的种植就列入了政府的推广项目。但他们并未强制执行,而是先找到村里的支书、村长,免费提供种子和技术,请他们试种。4年后,这些大黄丰收,一亩地收到一吨干药材,公司按照市场价 1公斤 15元收购,一亩地就是一万多元,支书、村长们拿到种青稞几十年都没赚到的钱。消息传开,村民们纷纷要求种植,州科技局推广到几千亩,“这里本来就地广人稀,每家都有很多土地,老百姓种大黄的积极性起来了,有的除自家土地外,还去包地,包 30亩、40亩来种。”基地副总吕强说,“这样,政府给老百姓办了实事,老百姓赚了钱,公司有了稳定纯正的药材原料,真正合作共赢。”
  “我们和新荷花的这个项目,就是为了帮助牧区牧民增收,像我的前辈唐心耀教授,他一辈子研究瓦布贝母,2010年这个品种通过国家审定,收进《中国药典》,从此它就合法了,农民们可以种,药厂可以收了。有个农民,种瓦布贝母一下子卖了40万!像这样的事,我们可以做更多。所以新荷花又在茂县松坪沟建了新基地,让周围的羌族百姓种瓦布贝母。我们两家继续合作,还准备在红原再建一个基地。我们这样做,最终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改善川西北的农牧业经济状况,帮助政府调整产业结构,用民族医药为农牧民实实在在创 收谋福利!其实,我们学校、新荷花公司和阿坝州政府在做同一件事!”
  
             真正意义上的一个团体
  
  2012年底,刘圆调任青藏高原研究院副院长,主要负责“特有生物资源保护与利用园”。谈到今后的设想,她说,未来研究院医药团队将在红原基地建设总面积约 75亩的青藏高原藏羌道地药材保护与繁育研究基地,建成 100种高原特色藏羌道地药材种质资源圃,以促进高原特色民族药材资源的种质资源保护,推动人工种植栽培技术的研究和发展,保护野生资源,缓解生态环境的压力。
  “我们这边,包括王永院长,李键、钟金城、文勇立、周青平等几位副院长和老师,李老师是藏族,钟老师是哈尼族,文老师是藏族地区长大的汉族,周青平老师刚从青海大学调到研究院,他有丰富的青藏高原草地工作经验,我们处得非常好。我们都有各自的研究方向,我不懂他们的专业,他们不懂我的专业,但大家互相支持,互为依仗,互相为对方排疑解难,这让我感到非常温暖。我们是真正意义上的一个团体,一个整体,为的是共同把青藏高原研究院做好。对此我非常有信心,我也非常热爱这个新事业,不怕高原的辛苦。我们跟新荷花合作,就是因为想做同一件事情,而且能优势互补。我们有国家民委的平台,可以从国家发改委、科技部等部门获得支持;他们企业呢,能将我们的研究成果规模化、产业化,让老百姓增收,让病人康复。这种政府、企业、高校或者科研单位的互相合作,是很成功的。”
  “现在我们学校与新荷花的合作,虽然还处于初级阶段,但我认为在高原上种植药材,特别是高原药材,要强强联手,真诚合作,平等合作。我们走过的弯路他们不走,他们走过的弯路我们绕过。只有这样,大家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团队,共同进步,把我们的家园建设得更好。”刘圆对未来的事业信心满怀。


                   (来源:《中国西藏》2013年4期)
  






敬请关注!
国家民委官方微信
国家民委官方微信
西南民族大学官方微信
西南民族大学官方微信
西南民族大学官方微博
西南民族大学官方微博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最新新闻

Copyright 2013-2014 西南民族大学新闻中心版权所有,转载、摘编请注明出处!

联系电话:028-85708700  航空港校区地址:双流县航空港开发区大件路文星段168号(610225)
联系电话:028-85522591  武侯校区地址:       四川省成都市一环路南四段(610041)

今天访问 次,
本月访问 次,
总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