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下一粒种子就长出一个生命——青藏高原研究院种草治沙小记

时间:2014-01-02 10:26:43 来源:kangkunquan 点击数:


            种下一粒种子就长出一个生命
           ——青藏高原研究院种草治沙小记
  
                文/旃檀
  
  
  高原上的草甸,宽广似大海,却比海更寂静;安谧像一幅画,却没有像框的束缚,比画更鲜活自然;质朴如同藏绵羊纯净的眼神,那眼神里藏着青草如涟波荡漾,藏着微风扶着泥土的气息。我们一路嗅着这气息,追寻着高原上春的足迹,驱车进入红原县大草原深处。
  
              穿迷彩服的巷道圈
  
  红原县平均海拔在 3600米以上,是阿坝州唯一以藏族聚居为主的纯牧业县。境内草原辽阔,水草丰茂,天然草场面积 1158.03万亩,占总面积的91.8%。
  “扎西德勒,欢迎记者同志,”红原县安曲乡哈拉玛村村委会主任泽布丹迎了上来,笑容满面,一身藏袍衬得身材高大魁梧,腰上挂着只大屏手机。
  “咦,这个栅栏是什么?”我惊奇地问道,前方是一个巨大的栅栏围场。
  “这是巷道圈,是他们帮助建的。”泽布丹指着与我们同来的西南民族大学李键教授、汤承教授和四川草原科学研究院刘刚老师说。
  巷道圈为边长 10米的六边形,全钢材质,乍一看似乎没什么技术含量,其实拙中藏巧,用在给牦牛和羊打针、喂药、剪羊毛、称体重、运输等,相当节约人力和时间。巷道圈的构思、设计、选址、建立,是由西南民大、四川草科院与当地农牧民共同完成的,申请了 8项国家专利。
  西南民大在红原县建立青藏高原研究院后,整合资源,借力借脑,与多家科研单位开展合作,推动多个项目的实施建设。青藏高原社区畜牧业项目是其中之一,我们所见的巷道圈建设就包含在里面。每个成本 4.5万的巷道圈已在哈拉玛村全村 5个社区、300多户中推广使用,全部由项目组提供资金。
  
              世界上最好喝的酸奶
  
  车子在一座整洁的院落边停了下来,旁边有一处不大的厂房,里面传来机器的轰鸣声。
  “这是安曲哈拉玛牦牛生产合作社,旁边是政府、合作社和项目组共同建设的酸奶厂。我们项目上主要负责给酸奶厂购买设备设施,提供技术培训,策划产品营销等。”李键教授介绍道。
  项目组考虑到草原上生态意义重大,要帮助当地农牧民增加收入,不能简单通过增加牦牛数量来实现,必须考虑到高原脆弱的生态环境,特别是草原的承受能力。“所以我们想来想去,觉得通过科学深加工来提高畜产品的附加值是一个很好的增收办法,”汤承教授边解释,边带我们进到厂房里面,“牦牛奶绿色天然,没有污染,营养度高,属于高端奶。所以我们只
  加工做高端奶产品,这样才配得上牦牛奶的独有和珍贵,我们有信心做出世界上最好的酸奶。”
  “我家每年购买奶产品的费用都在 2000元以上,今后你们的牦牛酸奶到了北京,我可是你们的潜在客户啊!”我笑着对泽布丹说。
  他憨厚一笑,黑红的脸膛似乎有些羞色:“我们的酸奶好吃,你们要多吃。北京我也去过。”
  刘刚告诉我,青藏高原社区畜牧业项目很注重培养农牧民自己的能力,项目组曾安排泽布丹作为社区代表到内蒙参加牧场管理培训,并邀请他参加在北京举办的奶酪品尝会。据了解,附近农牧民基本都不会说汉话,泽布丹曾在西南民大上过短期培训班,算是这里汉语水平最高的了。
  
              青藏高原研究院总部
  
  红原县委、县政府给予西南民族大学诚恳有力的支持,划拨 1000亩地作为青藏高原研究院的科研用地。占地 4700平方米、使用面积 13000平方米的研究院总部建筑独特鲜明,红色的外墙在草原上格外引人注目,成为一处地标性建筑。
  “过去我们在高原做研究,草是草,畜是畜,草和畜没有结合起来。现在转变了方式,由畜牧学、草原学、生态学等多个专家组成团队,共同开展研究,”李键教授介绍道。
  西南民族大学青藏高原研究院单独、或与四川省草原科学研究院、四川省龙日种畜场等单位以合作建设的方式,在红原县建立功能和设施齐全的 5个科技园区。截至目前,西南民族大学已承担 60余项与青藏高原生态、生产、生活相关的国家和四川省科研项目。
  从研究院总部出来,天空已飘开了雨。放眼望去,那霏霏的雨丝,宛如一片朦胧的烟雾,遮掩了绵延千里的草原。
  “这里的气候就这样,我们习惯了,呵呵。”同行的西南民大生态学教授王长庭笑着说,从冲锋衣里掏出简易雨衣麻利地套在身上,第一个走进雨里。
  下一站,我们将前往瓦切乡的四川省红原县国家草种基地。
  
              神了的高原草种
  
  另一位同行的周青平教授是青藏高原研究院引进的牧草研究员,本是青海大学草业科学教授,几十年来一直从事牧草育种栽培、草地培育改良和高原草地生态环境治理的研究工作,取得了丰硕的科研成果。一次偶然机会,他在西南民大青藏高原研究院牧草资源基地观摩考察后,怦然心动,毅然来到青藏高原研究院,成为这里的中坚力量之一。“这里的平台吸引了我,”周青平教授如是说。
  青藏高原生长的植物,都具有抗高海拔、耐高寒等一些特异性和优异性,草原上的草也是如此,所以普通的草种在高原难以存活。“通过分子生物学等技术手段,我们可以优化草种,
  帮助高原环境治理、生态恢复,解决高原草场退化、冷季缺草等问题。”
  偌大的草场划作许多方形格子,每个格子里种着不同品种的草种。乍一看都是青草,但据介绍,有的草种草长得快,有的草种生出的草丛密,有的草种牦牛特别爱吃……
  “我们刚开始做实验时,老百姓不相信,说‘我在这里放了一辈子牧,草不都一个样吗’,我们也不和他们争。过了一段时间,再请他们来看实验成果,他们都吃惊得不得了,说:‘真是神了,还是你们的草长得快长得好。’从那以后,我们一说搞个什么新的牧草品种,他们都争着要,争着种。”
  藏族农牧民纯朴敦厚,他们最相信眼见为实的东西。后来,周青平教授在其它县看到了自己研究的草种,就奇怪地问牧民从何而来,原来是那家牧民到若尔盖县走亲戚的时候,看到亲戚家牧场的草长得好,就偷偷要了些种子回来。“我正奇怪呢,我们的草种还没推广到那个县呢,哈哈。”周青平教授开心地笑了。是啊,作为科研专家,有什么事情能比自己的科研成果得到认可和推广更让人欣喜呢?
  草原上的绿林好汉高原的气候,真叫人无从捉摸。忽而喜,忽而怒;忽而风满天,忽而平静得纹丝不动。出发时还是太阳灼灼、微风暖人,转眼乌云聚集、冷风徐徐,天色骤然暗起来。我们一行将前往青藏高原研究院草甸生态系统研究基地。
  高寒草甸是青藏高原草地生态系统最主要的组成部分。广袤的高寒草地不仅是支撑高原畜牧业发展,维系农牧民生活水平的重要物质基础,而且对于涵养水源、保护生物多样性和固定碳素等生态功能起着不可替代的生态屏障作用。
  试验基地负责人王长庭教授带我们进入基地。由于没有放牧,脚下的草甸非常厚实,远处或桶状,或方形,或房型等形制不一的试验装置映入眼帘。“这个试验基地模拟的是全球变化条件下对青藏高原草甸生态系统的影响,里面总共有 6项不同的试验,”王长庭教授介绍说。
  “这个是美国进口的板材,所做的试验是模拟增温,”王教授边说边打开房子一样的试验装置,我探过头去看。房子里地面上的草要比房子外返青快。接着我们又挨个看了其它几项试验的情况。
  “看,这里有野花了,”同行的周老师惊喜地说。
  我蹲下来,脑袋贴在地上,才看见在一块遮光膜下稳稳地生长着几株紫色的野花。“这模拟的试验是 UV-B减少对高寒草甸群落结构的影响。”
  “每项试验,最少也要做个三五年,短期是不能对结果下定论的。我们搞生态学的,十年出一篇论文,出一个成果,也很正常,”王长庭教授波澜不惊地说道。
  顶着凉飕飕的风,我弱弱的问了一句:“王教授,听说您上了高原就会整夜失眠,那您是怎么坚持在高原工作的呢?”
  “嗨!上高原 3天是个关、3个月是考验、3年成条汉!鄙人早就是草原上的绿林好汉了!”王长庭教授哈哈大笑,因高反和失眠显得有些疲惫的脸庞忽然流光溢彩:“你们这趟来的早,草才刚冒头,如果是 6月里来,草原上草长莺飞、野花遍地,不知道 有多美呢。”
  我心里涌起暖暖的潮动,有了这些辛勤的好汉园丁,草原的春天还会远吗?
  
                天边的若尔盖
  
  “不容易啊,真是不容易,一位汉族同志能在高原上干这么多年,让人敬佩啊!”在去往若尔盖县的路上,李键教授向我们介绍起若尔盖县林业局副局长左林。若尔盖县的沙化治理工作,目前就由左林具体负责。
  一路上雪花纷纷,天气异常寒冷,我们已经裹上了最厚的衣服,还觉得冷风追着走。从若尔盖县辖曼乡到麦溪乡察科村这一段,道路泥泞不堪,随处都是水坑凹凼,汽车嘶吼着颠簸,我们在座位上紧紧抓住车把手。
  若尔盖县草原比红原县草原看起来更为开阔,在朦胧的风雪中更显得没有边界。然而近年来由于人为扰动和气候变化,草地大面积退化、沙化情况严重。西南民大青藏高原研究院、四川草原科学研究院、四川罗曼牧区发展研究中心和若尔盖县政府共同携手治理草原沙化。“要想解决青藏高原的问题,必须是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相结合,”王长庭教授态度坚定地说。“治理沙化,不仅仅是种草的问题,还有灭鼠治虫、固栏施肥、草场管护等,需要多方合作,”周青平教授补充道。
  左林指着前方一片布满格子围栏的丘陵状草地说:“这是我们沙化治理后的草地,一块草地沙化后如果想再恢复,没有几年时间是不可能的,”言语之间,心痛无比。目前,若尔盖县
  正在推进社区治沙模式,以村为社区,农牧民自选管理小组,请林业局技术人员和青藏高原研究院等单位专家给农牧民做培训。“过去是由政府主导治沙,政府出钱请工人干,现在是政府引导,农牧民一家出一个劳动力自己干。农牧民只有亲自参与了,才会珍惜劳动成果,明白利害,治沙才有长效性。”
  在一次集体治沙现场,出现了很多感人的情景,让左林记忆犹新:当时来了很多人,包括老人和孩子。小点的孩子撒草种,大点的孩子搬树苗,大人忙着填土、浇水,大家一整天都
  在干活。有一位藏族老阿妈还教育旁边的年轻人:“这样的事你们每次都要参加,不要偷懒,多种树和草,多种下一粒种子就会多长出一个生命。”是啊,种下一粒种子就会长出一个生命,虽如涓埃之微,却在轮回中庇护着微妙的高原生态。
  “别忘了明年再来,别忘了天边的若尔盖!”告别的时候,左林朝我们挥手大声说,两鬓上已分不清是雪花还是白发。
  这就是高原,这就是在高原上默默无闻奉献着的人们。车子在颠簸中渐行渐远,他们的身影在风雪弥漫中渐渐淡出我的视线。我陷入长久的沉默当中,内心被无言地温暖着……
  
  
                   (来源:《中国西藏》2013年4期)






敬请关注!
国家民委官方微信
国家民委官方微信
西南民族大学官方微信
西南民族大学官方微信
西南民族大学官方微博
西南民族大学官方微博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最新新闻

Copyright 2013-2014 西南民族大学新闻中心版权所有,转载、摘编请注明出处!

联系电话:028-85708700  航空港校区地址:双流县航空港开发区大件路文星段168号(610225)
联系电话:028-85522591  武侯校区地址:       四川省成都市一环路南四段(610041)

今天访问 次,
本月访问 次,
总共